萧瑞很纠结。

  白天瞧着分明是个尤物,能叫男人一夜下不了床的那种。

  怎么到了嘴边,竟突然难以下咽?

  而且感觉比自己都要壮实……

  他闭了闭眼。

  罢了,来都来了,如果不上,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萧瑞深深呼吸,伸手摸向萧廷琛双腿之间。

  还没摸到,整个人突然飞出温泉!

  他惨叫着摔倒在地,下意识望向温泉,只见一道修长高大的人影踏水而来!

  他穿黑色浴衣。

  因为湿透的缘故,浴衣紧贴着胸膛,随意敞开大半,露出健硕结实的胸肌。

  肌肤白皙,水珠顺着人鱼线没入胯下,性感得要命。

  长发撩在右肩,几缕湿润的漆发贴在俊俏的面颊上,桃花眼含着温情脉脉的笑意,他美得雌雄莫辩。

  “萧……萧廷琛?”

  萧瑞惊悚。

  惊悚之余,眼睛里却又流露出惊艳。

  萧廷琛清晰地捕捉到那抹惊艳。

  玄月眉紧锁,他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么恶心!

  他狞笑上前,“瞧见是我,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没等萧瑞回答,他猛然抬脚!

  黑色翘头靴,

  生生踩爆了萧瑞的命根子!

  杀猪般的惨叫声冲天而起,响彻整座雍王府!

  ……

  主院。

  苏酒坐在焱石床上,听见赵氏在院子里哭嚎。

  她已经从白露那里得知了事情经过,听了会儿哭嚎声,纠结地望向萧廷琛,男人端坐窗畔,丝毫没被这件事影响,正悠然自若地翻看兵书。

  她垂下眼帘。

  如果萧廷琛没有出现,那么被萧瑞占便宜的,就是她。

  她每天都会在那个时辰去泡温泉,府里稍微有心的人都知道。

  但是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萧瑞的人,却屈指可数。

  首当其冲的,是钱氏和陆娇仪。

  少女联想起陆娇仪想给萧廷琛做妾,却被自己拒绝的事,立即猜到这是陆娇仪在报复自己。

  她想利用萧瑞毁了自己,以便换她上位。

  她明知自自己曾被容徵毁过一次,竟然还用这种下三滥的计谋害她……

  好阴毒的心思!

  苏酒眼底杀意毕现,费了大力才隐忍下去。

  半晌,她轻声道:“赵氏不肯罢休,现在怎么办?”

  赵氏膝下,就只有萧瑞一个亲孙子。

  命根子被萧廷琛踩烂,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传宗接代是没有指望了,她肯罢休才怪。

  萧廷琛翻了页书,“这事儿就算闹到皇上面前,我也是占理儿的,怕什么?”

  苏酒讪讪。

  确实,做客人的自己闯进主人家的温泉池,还妄图对主人家搂搂抱抱,搁哪儿都是讲不通的。

  她又道:“但萧瑞也算是你堂兄。”

  “呵,我连萧秉文那个祖父都不认,会认萧瑞?”

  男人的语调漫不经心。

  苏酒看着他。

  自打祖母离世,他对萧家就没什么感情了。

  即便他亲生母亲还住在萧府,但他们比起母子其实更像两不相干的陌生人。

  萧府,

  已经不是他的家了。

  少女忽然站起身跑到萧廷琛面前。

  她展开双臂,紧紧抱住他。

  她咬着他的耳朵,声音小而暖:“萧廷琛,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家。”

  本来懒洋洋的男人,身躯忽然微微一震。

  他抬眸盯向少女。

  苏酒歪头,圆圆的鹿眼清澈认真,“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她和他一起长大。

  再没有别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比他们更般配。

  萧廷琛笑了笑,“一言为定。”

  从今往后,天涯海角,生死祸福,他们都将携手与共。

  没有谁,

  能背叛谁!

  赵氏还在哭嚎:

  “我可怜的瑞儿哟,好端端的,怎么就遭了这场横祸!萧廷琛,你出来,你给我出来!你不是人啊你……”

  苏酒被她喊得有点烦,“怎么办?”

  刚问完,重重的捶门声忽然响起:

  “萧廷琛,你开门!你丧心病狂去害瑞儿,我定要好好为瑞儿讨个公道!我就不信了,我这当祖父的,今夜叫不开你的门!”

  萧廷琛掏了掏耳朵。

  他起身,笑眯眯打开槅扇。

  萧秉文正拼命撞门呢,猝不及防一个踉跄,狼狈地摔倒在地!

  老人一把年纪,艰难地爬起来,哭着指向萧廷琛的鼻子,“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连兄友弟恭都没听说过?!今夜不给老夫一个交代,老夫才不管你是不是亲孙子,定要告御状,在皇上面前狠狠参奏你一本!”

  “兄友弟恭?”萧廷琛惊诧,“首先,孤和萧瑞并非兄弟关系。其次,退一万步,纵便我和他是兄弟关系,他这当哥哥的想睡我……”

  他突然夸张大笑,一字一顿:“萧大人,你的孙子,想睡我啊,哈哈哈哈哈!”

  萧秉文面色狰狞难堪。

  原本组织好的词句,完全说不出口。

  赵氏突然冲进来,哭着拼命捶打萧廷琛,“他怎么可能想睡你?!瑞儿不过是想睡苏酒那个狐媚子,错抱了你,才酿成误会!你赔我瑞儿,赔我瑞儿!”

  霜降力气大,急忙把赵氏架到旁边。

  萧廷琛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被她抓乱的锦袍,“如尚书夫人所言,萧瑞妄图染指孤的侧妃。别说踩爆他的命根子,便是孤命人把他乱棍打死,闹到御前,孤也是占理的。”

  萧秉文老泪纵横,“你当真……当真不念我们的祖孙情分?”

  萧廷琛:“从萧大人逼迫祖母欠下和离书时,你我就没了情分。”

  萧秉文咬牙,“好,好!你无情,就休怪我无义!”

  他带着赵氏愤然离开。

  府里终于恢复了平静。

  苏酒:“他会不会闹出幺蛾子?”

  “怕什么?”

  萧廷琛温柔地搂住自己的小娇妃,“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开你的心结。”

  他隐隐察觉到,苏小酒可以接受亲亲抱抱,但一旦宽衣解带,就会非常抗拒。

  苏酒低头不语。

  萧廷琛试探道:“杀了容徵,可能解你心结?”

  苏酒:“……”

  如果她回答是,她相信萧廷琛一定会马上提着刀去杀容徵。

  但杀了容徵,对她的心结没有任何帮助。

  她低落地摇摇头。

  萧廷琛想了想,忽然道:“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苏酒望向他的笑容,心头突然浮现出不好的预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最新章节,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