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三十二章 急转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9-05-08 13:37:51 源网站:棉花糖
  当日晚间,公孙珣平安归来,面色如常。

  “文琪。”吕范主动过来询问。“如何?”

  “还能如何?”公孙珣一边脱履换屐,一边不由笑道。“一如我们所料,那陈球原本指望再等三公,却反而做了永乐少府这种侮辱性的官职,于是对曹节心生愤恨,便想联络我和阳球图谋曹节。”

  “陈球也是一代名臣……”吕范不由摇头。“何至于此啊?”

  “子衡这就不懂了。”公孙珣洗手净面以后坐到堂上,自然有婢女端上泡了解酒的酸汤……话说,公孙大娘孜孜以求半辈子的‘茶水’迄今为止是死活没见到。“陈公虽然家学渊源,但却出身徐州下邳,并不是所谓宛洛汝颍所属,他之前能登上三公之位已经是有些力尽了。但也因为如此,他才会对三公之位格外渴求。你想想,以他的家世,若能在生前屡登三公之位,那他们陈氏自然也会挤入天下名门的行列。”

  吕范不由失笑摇头。

  话说,若是在以往,出身汝南的吕子衡其实说不定还会颇为认可这种所谓家格升降的道理。但是,跟着公孙珣南来北往见识多了,再加上还有娄圭这种明明是南阳豪门出身,却打小就认定,并一直鼓吹大汉药丸的存在在身边晃悠,他其实也对这种东西不以为然了起来。

  当然了,不以为然归不以为然,人家以为然你也不能拦着吧?

  “且不说这些。”吕范回过神来,赶紧又问道。“文琪答应他们了吗?”

  “答应了。”公孙珣不以为意的吹着酸汤的热气答道。“不然呢?”

  “为何?”吕范不由一惊。“文琪不是不以为然吗?”

  “确实不以为然。”公孙珣低头咽了一口酸汤,这才放下汤碗认真跟自己心腹解释道。“但是子衡不晓得,这陈球也好,阳球也罢,两人虽然都是铁了心的想跟曹节再做过一番,但二人也都有自知之明……阳球直言,若不能复为司隶校尉,那想要诛杀曹节无异于痴人说梦;陈球也说,若宫中不能有天子近人为内应,此事终究只是水中之月。”

  吕范这才释然:“如此说来,他们也不过是嘴上的功夫而已,并不会擅自妄为?”

  “正是如此。”公孙珣点头道。“再说了,指不定再过几日我们就要离京了,他们再如何也挨不着我们,所以且随他们去好了。而且……此番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我在筵席中与那审配聊得不错,还认识了陈球的侄子陈珪,这二人都是难得人才!”

  “说到离京之事。”吕范先是微微点头,然后忽然又道。“我候在此处,除了是想问文琪此番是何结果,还有件事情要与文琪说……”

  “讲来。”公孙珣不以为意道。

  “今天尚书台的王朗王景兴过来了。”吕范如此言道。“他来为卢师递话,说是辽东襄平最近可能出缺……”

  公孙珣不由皱眉,然后旋即沉默……而吕范则静立一旁,等待自家主公的答复。

  话说,对于公孙珣而言,真要是按照自家老娘的意思,一辈子就经营辽西的话,那么辽东襄平未必是个坏去处,毕竟辽东郡是塞外五郡的核心所在,而襄平更是塞外第一名城、第一大县,乃是自家老娘口中所谓‘辽河平原’的首府。

  再说了,如今的局势也容不得他挑三拣四,本来就是类似于出逃的行为嘛!

  但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当日弹汗山回来以后,公孙珣心中就隐隐对自己母亲的那些安排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抵触感。

  而且,如果说当日在雁门,面对自家老娘时他还能压制和忍耐的话,那么如今再度来到洛阳,眼看着后来的真命之主曹孟德如此落魄,再加上自己又成功宰掉了王甫这样的煊赫宦官,甚至还无意中将袁绍、袁术兄弟二人的亲爹给弄的半死不活……讲实话,公孙珣心里如今已经多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与躁动感。

  当然了,话还得说回来,公孙珣心里也知道,去不去襄平其实跟大局无关,毕竟只是一任县令,只是个履历而已,又不能真的经营成什么样子。

  总而言之吧,各种心思的作用下,公孙珣当即给出了一个不明不白的答复:“子衡明日且去拜访一下王景兴,就说若真无别的去处,襄平也不是不可以!”

  这就是还想再看看的意思了,吕范当即就明白了过来,而且也没有多言什么……毕竟,且不说如今局面还没有坏道马上就要逃离洛阳的地步,只说他一个汝南人,真要是跟着去了塞外辽东,那想想也是有些令人犯怵的。

  话说,且不提公孙珣和吕范各自的小心思,只说另一边,这两个年轻人也是小看了阳球和陈球这二人心中对曹节的恨意!

  陈球是半辈子仕途坎坷,终于靠着桥玄的不记旧仇熬到了‘位极人臣’这个份上,但却被曹节个一棒子打断了前途……断人前途,这种恨意几乎是入骨的!

  至于阳球就更不别说了,这哥们天生性格激烈,善走极端,用公孙大娘信里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人有病!

  所以,同样是回到家中以后,公孙珣是逸逸然的喝着酸汤醒酒,然后还想着何日便要出京,又去何处赴任,再然后又继续窝在家中等着卢植给自己安排一个美差……而那阳球和陈球在接下来数日间,却是呼朋唤友,一心一意要做大事了!

  对此,公孙珣是一无所知……或许,在陈球、阳球这二球看来,万事俱备以后,需要动刀子的时候,再来找公孙珣这把如今已经被天下人公认的‘利刃’也不算晚。

  但是,二球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这几日自以为隐蔽的行径虽然没有被公孙珣察觉,却早早的落入到了有心人的眼中。

  “查到了吗?”随着大胡子罗慕步入房内,一直免冠而坐、闭目养神的曹节忽然睁开了眼睛。

  “已有所得。”罗慕坐下身来从让答道。“我们买通了陈球府上的一个仆从,他是筵席上负责送酒的,所以听到了几句话……那些人当日聚会确实是冲着大人来的。”

  曹节当即怒极反笑:“这群人以为我是傻子吗?一个两个三个聚在一起,全都是跟我有仇有怨的,那阳球甚至当着天子的面拒旨不遵,还说我是豺狼……他们也不想想,这种人我怎么可能放心的下?还有呢?”

  “还有,”罗慕继续正色言道。“按照我们在陈球府外的监视来看,他这几日似乎和步兵校尉刘讷经常有所联系……”

  “刘讷?”曹节不由继续冷笑。“陈球真是眼高手低!刘讷如今可不是尚书台的尚书了,乃是步兵校尉!私下联络一个握有兵权之人,他想干吗?!就不怕天子忌讳?再说了,要是真有兵权倒也罢了,偏偏刘讷刚刚上任,步兵营哪个人听他的?”

  听到此话,罗慕也是不禁笑了出来:“那陈球怕只是觉得那刘讷和他一样,是被大人阻了前途,所以单纯的拉拢一二,并未想太多……什么兵权不兵权,忌讳不忌讳,一个关东世族出身的文士,哪里懂这些?”

  “这倒是了,还有呢?”

  “其余便没了。”罗慕不由蹙眉道。“公孙珣和阳球都只是一如既往,并未见到什么多余之举……前者依旧躲在刘宽刘太尉隔壁读书,后者也是如常上朝、履职,只是偶尔陪自己宠爱的小妻程氏游玩、探亲。”

  “这倒是奇怪了。”曹节也是有些不安的抚了抚自己花白的发髻。“公孙珣的路数倒也寻常,他已经杀了王甫名扬天下,就等着尚书台这里卢植给他安排一个好位置而已,自然可以整日在家读书,可阳球这个疯子又怎么会甘于平淡?其中必然有诈!”

  “小人也是这么以为的。”罗慕不由正色道。“只是大人,陈球、阳球都不是什么小人物,我们现在也是不比往日了,如无实据来打动天子,恐怕也难以处置他们!所以,明知道这阳球有诈,明知道陈球有戴欣,我们却也要取得让天子震怒的真凭实据,方才能将他们拿下。”

  “是啊。”曹节闻言也是幽幽叹了口气。“折腾了这么久,我曹汉丰也确实是力尽了。”

  罗慕一时黯然,但马上就抗声提醒道:“大人,正是因为如此,您才越要行雷霆之举,让天下人知道厉害。不然,以后您便是想安度晚年都不成……”

  “说的是,说的是。”曹节强打精神道。“越是力尽,越要行雷霆之举,让天下人看不出我的虚实来,也只有震慑了所有人,我才能安度晚年,并让家族延续。子羡,你继续好生监视这些人,尽量帮我找出凭据来……能不能震慑天下人,让曹氏在我身后平安,就看你了。”

  罗慕低头不语。

  “子羡还有什么别的要说吗?”曹节当然注意到了对方的不妥。

  “是,大人。”罗慕当即低声答道。“小人以为,若是可以,不仅要对阳球这些人行雷霆之举,家中一些人物也应该有所约束。否则,走了阳球还有阴球,去了陈球还有王球。”

  “你说的对。”曹节不由点头。“便是为了子孙计,也要约束他们一二,要让他们晓得,我庇护他们一时,却庇护不了他们一世!过几日,让冯芳(曹节女婿)他们也都来家一趟,我要好生叮嘱一番。”

  罗慕微微颔首,确实依旧没动弹。

  “怎么了吗?”曹节不由失笑。“你我之间情同父子,若不是你死活不愿改姓,说不定已经是真父子了……有话说话!”

  “别人都好约束……二爷怎么办?”罗慕不由咬牙问道。“大人在一日,您还能管束一二,若大人不在,将来替曹氏招来灭门之祸的肯定是他!”

  这下子,轮到曹节一时无言了。

  而良久,这位大长秋兼尚书令却是有些忐忑的开口问道:“那子羡以为该如何呢?”

  “恕我直言。”罗慕继续咬牙答道。“二爷年纪也到了,不如送他回魏郡老家,也省的留在洛中惹事。”

  曹节不由沉吟起来,但很快就摇起头来:“子羡的话固然是有道理,但我毕竟只有这一个亲弟弟,子女也都是从他那里过继来的……怎么好就把他撵出去?不如等到我身体不行的时候,再安排此事,你看如何?”

  罗慕欲言又止,但终于还是没有多言。说到底,谁让自己没有改姓曹呢?一个外人,虽然喊了大人,但终究是无法掺和到人家骨肉之间的……看来,还是要另想它法。

  一念至此,罗慕当即下拜应下,然后告辞离去。

  夜色渐深,曹节耐不住年纪渐大,早早的休息了起来,而作为曹汉丰心腹的罗慕却仗着自己年轻,依旧捻着自己的大胡子在自己房中的油灯下比对各方情报……这年头,不是没有专业的间谍和探子,但实际上效果却很差,所以,真实的情报来源五花八门。

  摆在罗慕坐前几案上的,有买通对方对方仆从获取的情报;有门口守株待兔盯梢获取的情报;当然,也有精悍宾客尾随获取的情报;甚至还有来自于市井流言一类的东西!

  密密麻麻,而且繁杂不堪……不过讲真,罗慕现在的工作比以前简单多了,毕竟现在有公孙纸可以使用,而以前还都木简、绢帛杂用。

  而说到这一点,罗慕其实还是很感激公孙珣的。

  “五月初三日晚,程常侍在家中做宴,诸养女、女婿皆至,以司徒刘郃为首席,阳球携为次席……”罗慕困倦不已,本来已经要睡觉了,但不知为何,他总觉的这条信息有些让他在意。

  但是左思右想,刘郃和阳球都娶了程常侍‘程大人’的养女,人家老岳父做宴,两个女婿去赴宴……难道还不准吗?

  可是,罗慕就是觉得哪里有些遗漏!而罗子羡这人,能够得到曹节赏识,短短数年内成为心腹中的心腹,不仅仅是二人投缘,有这么几分‘父子之义’,罗慕本人做事的本事也是有的。

  换成别人,可能此时早就睡了,但罗慕却是一咬牙,将那一个个繁杂混乱的情报全都摞在一起,然后居然重新阅读了起来。

  “五月初一,公孙珣在家中阉猫,取名阿瞒……夫妻再度和睦!”

  “五月初二,公孙范随太尉刘宽入太尉府做杂事……”

  “四月三十,休沐,陈球与刘讷在陈球府中相谈整日,至晚间方出。”

  ……

  “五月初二,陈球侄陈珪与叔父心腹审配往袁府会袁术,路遇袁绍探视其父,审配与袁绍相谈甚欢,传言袁术愤恨不已……”

  “五月初四,刘讷以步兵校尉一职交接不清为名,直入司徒府,与原步兵校尉,现司徒刘郃相争……晚间,刘郃以礼相送,开中门而出……”

  到此时,罗慕实在是困倦不已,眼皮一耷拉,然后出于本能就想过掉这个情报……毕竟,这年头邀名之举太过寻常,而且刘讷和刘郃确实是有交接职务这一事实的。

  但是,随着罗子羡一个不稳将额头磕在桌上,他的眼神却是猛地犀利了起来。

  “大人!”半刻钟之后,罗慕忽然直接闯入了曹节的卧室。“大事不好!”

  曹节年纪很大,睡得很浅,所以几乎是立即就清醒过来,并起身披衣:“不要急,慢慢讲……何事?”

  “阳球、陈球已经说服了司徒刘郃入伙!”罗慕言简意赅。

  曹节微微一怔,然后也是面色发白了起来:“此事十之八九是真的……须知道,当日虽然是借王甫之手,可我确实是与刘郃有杀兄之仇!此事可有证据。”

  “只是猜想,并无证据!”罗慕赶紧答道。

  “这就难办了。”曹节急促言道。“刘郃位列三公,而且还深的陛下信重,如无证据,怕是实在是难办!”

  “如此……当行非常之举!”罗慕赶紧言道。“如我所料不差,应该是阳球先借着二人亲戚关系与刘郃相邀不成,然后陈球又通过刘讷去说服了刘郃!我们不妨拿下刘讷,严刑拷打……”

  “你且住。”曹节忽然摆手问道。“阳球与刘郃是亲戚?”

  “二人小妻都是程大人养女。”罗慕立即解释了一下。“因为都不是正妻,所以并无太多人知晓……这应该是程常侍程大人用来稳固关系的一种手段。”

  曹节忽然发笑:“怕是不止!这老东西的心思我一清二楚……”

  罗慕茫然不解。

  “抓刘讷,不如抓咱们的‘程大人’!”曹节愈发冷笑,却是忽的一下掀开了被子。“叫人准备珍宝财货,再喊上几十个宾客,全都与我佩刀……咱们现在就找‘程大人’问个究竟!”

  ———我是新的一月要重新做线的分割线———

  “事未及发,球复以书劝郃曰:“公出自宗室,位登台鼎,天下瞻望,社稷镇卫,岂得雷同容容无违而已?今曹节等放纵为害,而久在左右,又公兄侍中受害节等,永乐太后所亲知也。今可表徙卫尉阳球为司隶校尉,以次收节等诛之。政出圣主,天下太平,可翘足而待也。”又,尚书刘纳以正直忤宦官,出为步兵校尉,亦深劝于郃。郃曰:“凶竖多耳目,恐事未会,先受其祸。”纳曰:“公为国栋梁,倾危不持,焉用彼相邪?”郃许诺,亦结谋阳球。”——《后汉书》陈球列传

  PS:说一下,感谢赤戟大佬的多次推书……讲真,我从来不知道还有微信公众号推书的——赤戟的书荒救济所(ID:chijiread),这位大佬在本书起步时多次帮忙推介……再次感谢。

  当然,还有台妹和四眼鸟人的打赏一样感谢。

  还有书友群684558115,大家可以加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