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汉 第三十七章 雄心如君莫可拟

小说:覆汉 作者:榴弹怕水 更新时间:2019-05-08 13:37:51 源网站:棉花糖
  曹操几乎是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毕竟,董卓军的计策太过直白和简单了,甚至曹操现在就能断定,此番董卓军收缩的情报恐怕是真的,所以才会故伎重施……因为这次战斗明显就是模仿之前贾诩、吕布撤退时埋伏孙坚的套路,只是他曹孟德、刘玄德和二张一样,对洛阳太过于渴望,所以才轻易中了如此简单的诱敌之计。

  但回到眼前,这些都不是事,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奋武将军刚刚亲自下令把城门烧了!

  城中四处火起,喊杀阵阵,而真正隐藏在火光与喊杀声中的杀招,却是那些从黑影中射出的箭矢,是隐隐约约传来的马蹄声。

  故此,曹操眼见着卫兹身亡,却顾不得多想,只能勒马回转……不管如何,无论是往哪里去,都得先找到夏侯渊、乐进还有曹洪这些人,然后再试图去汇合刘备、于禁,否则仅凭他曹孟德一人和区区两千兵马,想逃都逃不出去。

  然而,其人还是晚了片刻。

  虽然是黑夜之中,虽然是城市之内,可是铜驼大街这条曾经代表了汉室威仪的宽阔大道却成为了骑兵天然的冲锋场所……数以千计的关西骑兵不需要列阵,不需要辨明敌人的方位,甚至指挥官都不需要下令,他们只要沿着宽阔而又笔直的铜驼大街向前提速冲锋就行了!

  于是乎,曹孟德刚刚狼狈转身来到后面,尚未来得及组织防御以及呼喊援军,身后关西骑兵便已经冲到。

  话说,这位奋武将军本人或许在跟着公孙珣征讨黄巾时知道如何使用骑兵,知道如何防备骑兵,可是黑夜之中,火光之侧,其人从陈留、沛国招募来的新兵蛋子们却根本不明白骑兵平地冲锋的威力,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实际上,这些人本就因为猝然遇袭而茫然失措了,如此情形下又何谈结阵抵御呢?

  骑兵呼啸而至,曹孟德带在身边的两千人因为阵型松散和陡然遇敌,几乎是瞬间崩溃!曹操反应过来,大声呼喊下令,且不说还能不能来得及,此时却已经根本没人理会了……所有部属都在逃命,然而这些人将后背卖给骑兵的结果却也不用多想,这千余关西骑兵宛如撵鸭子一般,直接便在这条不知道流过多少血的大道上轻松砍杀追逐了起来。

  等到这波冲锋冲势缓和下来,南宫内的伏兵也是一起弃弓执刃杀出,俨然是跟在骑兵身后要将这条大道之上的曹军赶尽杀绝。

  曹操目眦欲裂,但是早有关西骑兵借着火光看的真切,发现了这名披着大红披风,带着鹖冠的大人物,便又主动来攻……如此情状,曹孟德虽然心如刀绞,却只能带着几十名骑马的亲卫,俯身转向而逃。

  但仓惶而走不过百余步,忽然间,随着身侧一名亲卫马失前蹄直接被一具尸体绊倒,然后连人带马摔倒在地,曹操也是一个躲闪不及,直接从马上摔下!

  黑夜之中,身后又有追兵紧随其后,周围亲卫纷纷变色,却只能硬着头皮回身去阻拦追兵,然后指望着曹操自己爬起来。

  然而,这些奋不顾身的亲卫不知道的是,黑夜之中,摔在地上的曹操本人心中已经一片冰凉……无他,其人摔下来之后,整个右臂直接撞到地上,瞬间毫无知觉,然后右肋处也是疼痛难忍,他根本爬不起来了。

  曹操费了好大力气才坐起身来,一回头,却又发现自己的亲卫已经被骑术精良的关西骑兵砍杀的只剩半数,也是心中绝望至极。

  平心而论,这一瞬间,曹孟德甚至有了就此放弃抵抗,坐在地上等死的心思。

  “曹公何在?”但就在此时,一名身材短小的将领忽然率领一彪人马从铜驼大街南侧的三公府中杀了出来,却正是之前与曹操分开的乐进。

  “你家什么曹公已经被我杀了!”混战之中,一名关西将领闻得声音,瞥见乐进,便立在马上,手持一杆滴血长矛,遥遥相指嘲笑。“现在便来杀你这只猴子!”

  乐进闻言大怒,不管不顾,竟然只拎着一把环首刀,直接率众冲入骑兵阵中。

  而乐文谦所部虽然人数不多,却多悍勇善战,而这之前,董卓军骑兵虽然占尽了优势,但冲势却已经停止,此时倒只算是在混战之中。所以,忽然一股曹军的生力部队自侧翼率众突入,倒是将这股追来的关西骑兵杀了个措手不及。

  当然,归根到底还是乐文谦悍勇善战,其人虽然身材短小,却反而在这种混战中如鱼得水,只见其人亲自引着数十甲士冲杀在前,乱军之中,上砍骑兵,下砍马腿,须臾间,便引兵连杀十余骑兵,连杀十余匹战马,更是救出曹操侍卫、溃兵无数!

  而最让人失神的是,乐文谦每杀一人便问一声‘曹公何在’,每救一人,也问一声‘曹公何在’,引得战场之上人人侧目,曹军个个振奋,董军个个胆寒……而人人皆为之夺魄!

  话说,那之前出言嘲讽乐进身材的董卓军军官,坐在马上居高临下,虽然黑夜中乱战,也看不清对方如何大发神威,砍骑兵如切瓜,但有一件事情他倒是瞥的清楚……须知道,环首刀宛如直剑,砍人倒也罢了,砍起马腿来却耗费极大,故此,乐进砍不了几下便只能弃刀,然后向身后侍卫索要新的环首刀……而这军官眼见着对方杀入阵中,数的清清楚楚,短短片刻时间内,这名矮小的曹军军官居然已经连着换了五六柄刀!

  故此,随着乐进浑身浴血,越杀越近,这董卓军军官根本把持不住,居然直接打马跑了!

  将是军胆,此人既然逃了,周围董卓部也纷纷逃窜,或者说暂时撤退,而乐进自然不会去追,而是赶紧顺着那些侍卫的指点去寻曹操。

  不过,这个时候曹操已经被人救起来了。

  原来,曹洪这个人,一进城便奉命去镇压清理铜驼街北面的官寺、署衙,但其人素来贪财……之前战端一开,和安利号生意便断了,后来为了资助曹操举兵,更是倾家而为,所以更是对财货宝物格外在意……他走到一半,却又想到南宫乃是禁地,虽说董卓搬迁时已经搜刮了一遍,但彼处寻得财货宝物的机会还是远大于这些官署的,于是便自作主张,直接引兵向南宫而来。

  于是,等到战事骤然爆发,其人倒是和乐进几乎前后脚来到此处。而曹子廉也不是个善战之人,乐进在那里大发神威,他便干脆趁机去寻落马的曹操,找到了还不说,甚至还帮曹操临时用断矛杆绑了下胳膊,又将其扶上自己的战马。

  而曹洪保着曹操,乐进亲自引兵断后,并沿途收拢败兵,边战边往东撤,而走了不久,果然夏侯渊也迎面引众来寻曹操,三将聚齐,大略一看,竟然只剩七八百人……其余的倒未必都死光了,而是十之八九被那股子骑兵当面一冲,各自崩溃,此时正在街头巷尾沦为被屠杀的对象,当然也是某种意义上‘殿后’的主力。

  当然,这时候决不能再感时伤怀了,曹操与三名最信任的将领稍微商议了一下,立即决定了撤退的方向——耗门被烧,此时唯一的指望便是于禁和刘备能打通中东门了。

  于是乎,夏侯渊开路,乐进断后,曹洪亲自照料曹操,凄凄惨惨七八百人立即仓惶顺着城墙根去中东门寻刘备去了。而至于中间遭遇西凉军大股、小股部队的多次阻截、追击,自然也全靠夏侯渊与乐进死战,才能勉强得以脱离。

  不过,所谓患难见真情,最让曹操惊喜和感动的是,刘备居然没有独自逃脱,非只如此,刘玄德一边死守城门,一边还派出了张飞引其军中所有骑兵顺着洛阳东墙来迎曹操……张飞之悍勇,给人的安全感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后半截路好走了不少。

  但是可能正是因为张飞这个当时虎将离开的缘故,等曹操在中东门汇合刘备时,后者也是损失惨重,居然也只剩千余人了。所幸城外的于禁部三千人俱在,其人迎面接出曹刘二将,立即主动接过了断后的任务,然后让曹刘二人先行撤往偃师。

  这一夜惨败,当真是伤筋动骨,曹操浑浑噩噩,不知道在想什么,刘备也是面色惨白,二人一直逃到天明,眼见着偃师城在前,这才算是喘了一口气。

  “昨夜一败,我等兵马损失大半,待回到成皋,恐怕难以立足,也无力做事。”看到城池在眼前,胳膊上绑着一支断矛杆子,满面烟尘血污的曹操终于在马上苦涩开口,却不知是跟谁在说话。“故此,我准备再去募兵……文谦回东郡募兵;妙才和子廉回老家,子廉自去家中募兵,妙才去寻子孝,那小子手上有数千人,如今正在泗水左近徘徊;我和元让则去一趟扬州,丹阳兵确实善战,此番玄德所部能远胜于我绝非虚妄。”

  其余诸将自然忙不迭的答应,唯独刘备一声不吭。

  “玄德弟勿忧。”曹操见状勉强打起精神言道。“你昨夜救我一命,我岂是知恩不报之人?此去募兵,我定然全力助你,募来的丹阳兵你我一人一半,务必也将你损失补偿一二……”

  同样狼狈的刘备一声感叹,不由幽幽言道:“孟德兄,我哪里是计较这些事情?只是想起如今正在讨董的关键之时,你我如此一场大败,一来恐怕对讨董大局有所影响;二来,等你我募兵回来,怕是要错过不少大事……此来讨董,本是觉得大丈夫当为天下先,故此踌躇满志,却不料狼狈一败,反而沦为笑柄。”

  刘备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今日这番感慨,已经是羞愧悲哀到了极点;而曹操从来都是个感情丰富的人,此时闻言,又想起昨夜那一战的种种,却是悲从中来,几乎委屈的想要落泪。

  只不过,周围将士全都沮丧至极,身为主将,这时候像刘备那番感慨已经是极致了,再哀伤下去,恐怕就要影响士气了。

  一念至此,曹操却是强打笑脸,对刘备笑道:“玄德弟勿忧,但凡你我二人尚存,身边诸将皆在,总是可以重整旗鼓的。至于说讨董大局,想来本初、文琪,还有袁公路他们各自都在,你我一场小败,不至于影响大局的。”

  刘备也只能勉强干笑。

  然而就在此时,只见前面偃师城上一阵骚动,俨然是见到回来的部队后稍有惊动,

  与此同时,走在最前面的夏侯渊也是开口打了个圆场:“二位不必感慨了,前面元让出城来迎我们了,且入城稍作休整,再轮其他。”

  “不错!”曹操远远瞥见城门打开,然后有兵马旗帜出迎,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强行打气。“此番天不收我曹孟德,将来必有后福!”

  话音刚落,从曹操自己到旁边的刘备,从前方开路的夏侯渊到旁边一言不发的张飞,从疲惫至极的乐进到兀自瞎想什么的曹洪,几乎人人变色……原来,前面只有数百步远的偃师城中涌出来‘迎接’他们的兵马未免太多了些,而且俱是骑兵!

  要知道,曹刘二人之前只留下了夏侯惇引着千余人留守偃师,而他们本就缺骑兵,所以城中骑兵应该只有数十,但是眼前的偃师城中源源不断涌出来的赫然都是骑兵!而且数量惊人!

  至于夏侯惇,他们很快就亲眼见到了……却是被捆缚着推到军前的!

  “诸位故旧别来无恙?”逼近到数十步外的徐字大旗下,董卓军颍川方面的总指挥,中郎将徐荣在马上微微欠身,颇显礼貌。

  曹操和刘备对视一眼,又看了看身后千余残兵,以及已经疲惫至极的军中将佐,也是各自心凉——之前一位洛中故旧吕布,硬生生把河内王匡打崩,使后者落得个‘自缢身亡’;如今轮到另一位故旧来了结他们了吗?

  而就在二人相顾无言,却都提不起半分战意之时,之前一直没怎么言语的张飞却是单骑而出,遥遥拱手相对:“徐将军,久仰大名!”

  “张将军,”徐荣见到来人,却是先后退数步,让一队铁甲骑士上前,然后方才继续笑道。“你的大名这些日子我也是如雷贯耳……不想当日广宗城下一别,再见面竟是如此情形。”

  张飞见状摇头不止:“徐将军何必如此小心?我看你足足有五千精骑,且不说我能不能斩你,便是侥幸斩了你又有何用?白日间平原之上,五千骑兵放马冲来,我们这些残兵败将顷刻便会化为齑粉吧?”

  “万人敌之语难道是假的吗?”徐荣连连摇头。“还是小心为上。”

  “徐将军!”张飞也懒得说废话,便干脆拱手直言。“曹将军是卫将军故交,玄德兄是卫将军之弟,你是卫将军之旧部……能否就此放我们一条生路?”

  徐荣一时尴尬失笑:“临阵对决,卫将军宽宏大量,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怪我?”

  “伯进兄!”刘备闻得此言,心中一动,便也赶紧打马上前,然后在马上俯身行礼。“如今的局势你还看不清吗?我兄在弘农隔断了你们与长安的联系,如今董卓想要给这里传递个消息都得从武关转南阳绕个大圈,而牛辅此人听说又是个无能之辈……换言之,你为一镇方面将军,实际上已经无人能约束……既如此,何妨念在当日你我洛中故情,放我们一马呢?”

  “不错!”曹操也赶紧夹着马腹向前,扶着胳膊努力劝说。“伯进兄,大家曾在洛中相处甚佳,相互称兄道弟……今日,你真就忍心看我们死在这里吗?再说了,时事易转,将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的,若你今日能放过元让和我们这些人一马,将来我们二人必有厚报!”

  徐荣愈发讪讪。

  “徐将军!”张飞终于不耐。“别人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却知道你的为难之处,但大丈夫生于世间,不就求一个痛快吗?我若是你,要么立即连夏侯元让一起放了,要么便下令拿下我们,直接在这里杀个干净,何必在这里左右失措呢,这样婆婆妈妈对你有什么好处?”

  徐荣终于无奈摇头:“我何曾要什么好处……只希望曹刘两位将军今日吃一个教训,或许能记住,这天下间的大事此时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人掺和!”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倒有些居高临下的姿态……不过如此局势下,徐伯进说什么,曹操和刘备也都只能听着了,实际上,便是张飞也已经闭口不言了。

  而说完这番话,徐荣到底是朝身边一名军官努了下嘴。这军官与徐荣容貌相仿,不过却年轻了不少,俨然是徐伯进亲眷之类的人物,而其人得到示意,也是来到军前,一刀劈开了夏侯惇身上的捆缚绳索,并任由后者狼狈逃向对面的残阵之中。

  曹刘二人心中清楚,自己二人再度死里逃生,便一起朝着徐荣勉强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就准备趴在马背上准备绕城而走。

  “不要去成皋了!”徐荣忽然又开口提醒。“你们还不知道吧?就在你们之前一路进军不断的时候,有探马说袁本初有从成皋撤军的迹象……此番设伏的三人,我和李蒙马上要引兵向西,而段煨却依旧会留在洛阳驻守,其人说不定会乘胜往东来追击,若成皋没有兵马可守,你们恐怕要被段中郎将的骑兵追上……所以妥善考虑,不妨派个人去巩县,招呼那里的部队一起去緱氏,然后转向我刚刚撤离的颍川,以避锋芒,如此才最安全。”

  曹操、刘备再度变色,然后连连道谢,就毫不犹豫的当场转向南面緱氏方向而去了,全程都没有什么疑惑之意。

  毕竟,一来,徐荣既然已经放过他们,便没有再欺骗他们的必要;二来,实在是袁绍的异动早就显现出来了,诸侯之间的矛盾也早就出现了,以他们二人的聪明,其实对此早有准备。

  且不说徐荣放任这些故旧引残兵败将逃往緱氏,然后自引兵缓缓向东,只说曹刘二人仓惶来到緱氏,已经疲惫到了极限,却又迎面吓了一大跳……无他,洛阳通往颍川的东南门户緱氏县城中,居然也是旌旗招展,铠甲耀眼,明显有兵马屯驻!

  不过,这倒又是虚惊一场——原来,城中竟然是同为讨董诸侯的昔日故人,孙坚孙文台。

  至于说孙坚为何在此,倒也是令人佩服!

  话说,虽然当日几乎被贾诩、吕布联合董卓军河南诸将打了个全军覆没,可孙文台到底是江东猛虎,挫而不馁,坚韧不拔不说,更有一番拳拳报国之心。所以,他好不容易收拾起了残兵,又在南阳稍微征召几千兵马之后,听说徐荣撤退,洛阳空虚,居然又亲自引兵追赶,然后今日白日间才刚刚越过轘辕关,进入了緱氏城,却不料没等到董卓军的进攻,反而迎来了曹刘二人的败兵。

  当日颍川讨伐黄巾时对酒歌舞的三位故人,今日再度相见,却是各自狼狈、各自唏嘘。

  ———————我是义释曹刘的分割线———————

  “初平元年四月末,曹操、刘备共进洛阳,为段煨、李蒙、徐荣所伏,幸以荣旧识,得以身免,遂狼狈入緱氏,逢孙坚孤军自南至。稍整,将再趋洛阳,先闻袁绍弃曹刘而驱诸侯向东,复有袁术断孙坚军粮在南,三将喟然。及操、备将南行募兵,坚亦欲亲身往鲁阳辞袁术,乃感慨共置酒相送于緱氏山下。酒至三巡,念昔日共歌舞于洧水,遂约诗歌,操垂涕吟曰:‘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关东诸侯,凡数十路,竟只两位可托生死!’坚、备并叹,遂共祀皇天后土,血誓互付妻子。誓罢,各自踉跄而散。”——《典略》.燕.裴松之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覆汉,覆汉最新章节,覆汉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